Archive

Archive for the ‘On Reading’ Category

關於閱讀 (二)

2009-11-10 17 留言

關於閱讀 (一) 在這裡

對了,上一篇選的老歌「哭砂」,可能跟我一樣大的人都不一定聽過了,只好稍微解釋一下:是的,我知道我是老人,謝謝。

話說最近看電視的時候,發現我超喜歡的「流行歌」,都已經變成「經典老歌」合輯在廣告上販售了,對的就是「你不能錯過的經典感動」,而且一套六張還贈送精選目錄的那種,真是有夠靠腰的,心有獨鍾是經典嗎?聽媽媽的話是老歌嗎?啊墓仔埔也敢去是有怎樣的經典感動啦?(怒)

[正文開始]

昨天關於「動線」的部份只說了一半。在學會如何擴大視界並拉長視點跳躍之間的距離後,接下來要訓練的是眼球在書上移動的方向。

這個時候當然又要拿出國語流行歌本經典老歌歌本啦,今天要選的歌是許美靜的「城裡的月光」。

<城裡的月光> 詞/曲:陳佳明

以這首歌詞來說,我們看書時眼睛移動的方向大概是這樣:

—————————-

於是我們發現為了看這八行歌詞,眼睛流動的方向會因為需要回到下一行的行首,而被迫中斷七次;而且跳行有時候會發生問題,例如一不小心跳回已經讀過的同一行了,或者更慘的是下一行讀了好幾個字了,卻發現和前一行連貫不起來,回頭檢查才發現原來自己多跳了一行。

不管是多跳或者少跳都會大大浪費閱讀的時間,更何況跳行/找行本身就已經是會拖時間的動作。在我讀的幾本書中,提到了這樣的動線:

———————–

於是八行歌詞之間不再需要跳行,眼球流動不中斷,而且橫跨書頁的次數從原本八次減少到六次了。

不過關於這部份我是還不太了解的,要倒著讀行還要立刻看出每個詞,表示專注以及分析文字的能力要能夠配合上,例如這首歌詞,要倒著閱讀還要同時分析出「思量」、「萬千」、「靈犀」、「朝夕相伴」這樣的詞,或許是我沒經過訓練的關係,一整個就是傑克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更何況這只是最基本的歌詞,如果是稍微複雜的玩意,例如: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
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時,其逮捕拘禁機關應將逮捕拘禁原因,以書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並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
法院對於前項聲請,不得拒絕,並不得先令逮捕拘禁之機關查覆。逮捕拘禁之機關,對於法院之提審,不得拒絕或遲延。 人民遭受任何機關非法逮捕拘禁時,其本人或他人得向法院聲請追究,法院不得拒絕,並應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拘禁之機關追究,依法處理。

那我看我就放棄算了,大家收工收工,回家了回家了!! (拿掃把趕人)

不過,另一個可能性是,或許這個方法只能運用在外文閱讀上;舉例以英文來說,每個字都是以空格隔開的獨立單字,不需要靠腦袋同步拆解分析文字。在我讀的書中有一本還提到,因為文法中很多字在閱讀時其實是可以省略的,所以閱讀要加快是應該要尋找關鍵字,也就是專找KEYWORDS就可以湊成原文要闡述的意見了。

所以大家可以嘗試看看這樣閱讀英文:

————————-

雖然文章接近尾聲了,我們還是要照例拿出英文歌本,解釋給大家看。請參考火紅團體「黑眼豆豆」最新專輯裡的主打歌Boom Boom Pow:

<Boom Boom Pow>/Black Eyed Peas

————————————–

是的,所以我們的關鍵字就是BOOM。讀完了。這樣閱讀是不是就變快很多很多了呢?哇哈哈哈哈!!! (得意大笑)

喂!!!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後在結束前想要請教各位一個小問題:請問各位看中文書的時候,讀直行的書會比讀橫行的書還快嗎?

我發現我在讀直行的書快很多很多,通常一個直行只要兩個定點就看完了,但是讀橫行書就會比較久。

我不確定這是因為從小習慣的關係,還是這有生理學上的根據。控制眼球左轉和右轉的兩條肌肉分別是由兩條不同的神經控制的,為了要協調兩個眼球會轉往同一個方向,兩條肌肉之間的活動需要經過協調;例如當你看向左邊的時候,信號會從左眼傳到右眼,告訴右眼要跟著轉。不過控制眼球垂直上下的肌肉都是由同一條神經控制的… 不過這和閱讀有沒有關係,當然只是猜測的。

所以想要請問各位,尤其是習慣讀英文勝過中文書的朋友們,是不是讀直行書的速度也比較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另外要慶祝一下:Showbeddy.com正式進入第二頁了! (放煙火)

關於閱讀 (一)

2009-11-09 6 留言

 

這幾天陸陸續續看了幾本關於閱讀/讀書/專注力/記憶力 的書,書店裡這類書疊起來大概跟Showbeddy一樣重,但是似乎都以國小/國中生作為對象,所以每一本都圖文並茂的,有漫畫有插圖有彩版印刷有一些還有趣味小遊戲,當然適合成人的書也是有,不過裡面是不會有什麼成人小遊戲的,而且數目少很多啊,這之間的差距相對之下也點出了我的(或許也是很多人的) 窘境 — 這些東西早應該培養了。

關於閱讀的速度 (是的也就是速讀的訓練),大部分的書都著重於要如何訓練眼球….  好吧,其實是這樣說的,根據這些書的說法¹,由於眼睛對事物喵一眼只要0.22秒就能「看見」而且傳遞到頭腦裡,而且頭腦的速度也是整個快到深處無怨尤,所以訓練閱讀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眼球的功率;而對於眼球的訓練又分為「視界」以及「動線」兩個方面。

「視界」是什麼?簡單地說就是你凝視時所能看到的範圍大小。接下來是生理學。人的視力來自於是投射在視網膜上的感光細胞。請想像人眼等於相機,那麼視網膜就是底片/感光器(突然想到,我的朋友竟然都了解相機甚於人體,這是很有趣的現象….)。但是當我們需要凝視的時候,例如在閱讀時,我們的視力會完全集中在視網膜上的一個凹點,稱作Fovea,所以雖然平常你可以看到一整片的事物,但閱讀時視界會突然集中在你閱讀的文字上。對於視界的訓練,說的就是要擴大凝視的範圍,與其集中專注力看著一個字接著一個字,不如一次看三個或者四個字甚或一整句話,這樣閱讀的速度自然會加快。

我能瞭解視界可以加大,而且只要稍微練習一下下一次看三個字一點也不難,但我對生理學上的差異還蠻感興趣的,不知道擴大的視界是來自於利用fovea之前沒使用的邊緣地帶,或者已經溢出到整個視網膜?

另外一個訓練的主題是眼球的「動線」。其實閱讀的時候眼球並不是圓滑地沿著一行字轉動的,例如如果你要用眼睛沿著一個大圓圈轉一圈,其實那個圓圈會像用左手拿滑鼠在小畫家上畫圓圈那樣歪七扭八,因為眼球的設計是集中凝視於一點接著一點接著一點,我們可以用很久很久以前在唱KTV的時候會看到的盜版卡拉OK伴唱帶,就是背景會有泳裝正妹戴著很大的耳環一直喝酒然後抓著圍巾在風中飄動的那種伴唱帶的黃色小球球來表示:

——————————-

是的,就是會在字上面逐字跳動的小黃球或者 :smile:,按照這樣的閱讀方式,你的眼睛勢必要一個字接著一個字地跳躍。但如果配合擴大的視界,一次跳動好幾個字,閱讀的速度就會加快了,例如如果一次跳兩個字:

你會發現到,雖然第二句歌詞較長,但眼睛移動的數目減少了,這樣閱讀的速度當然比較快。如果視界能打開到三個字,動線可以變這樣:

——————————

沒錯,第一行目光也才移動三次。整句歌詞比第一段長,但目光也才移動八次。

所以這就是速讀的最基本綱要。這個圖示不是我發明的,是其中一本我在書店有翻閱但後來沒買下的書上畫的,現在想來應該買的;不過「KTV移動法」這個解釋倒是我的IDEA,歡迎各界踴躍盜版。

我想,剩下的明天討論好了,因為這篇已經超長而且快要12點了,更何況馬上要趕明天的稿,不分兩段我明天是他X的要寫什麼? (得意微笑)

————————

¹: 我決定不註明我讀過哪些書,因為不想要造成廣告嫌疑 (神經病誰會找你打廣告啊),而且這些內容並不只來自一本書而是數本不同的書。

————————

以上歌詞來自老歌「哭砂」,是Showbeddy最喜歡的歌之一。除了超喜歡這首歌之外,選這首歌的原因是因為我家的「哭砂」伴唱帶上戴著戴著大耳環抓著圍巾在風中飄動的泳裝正妹,是郭靜純喔,呵呵。討論記憶力的每本書上都寫著,要利用五感(聽說嗅看觸)來幫助記憶,所以希望各位朋友練習閱讀的時候就要在腦海裡聽到哭砂並且看到戴著大耳環抓著圍巾在風中飄動的郭靜純,相信在前正妹的護法之下,大家的閱讀能力都會有所增進的! (握拳)

話說,郭小姐從卡拉OK到寫真集到PLAYBOY到主持界,真是很特殊的際遇欸,這只能說,命運好好玩啊 (嘆) <— 這樣有廣告嫌疑嗎哈哈哈?

<哭砂> / 作詞:林秋離 作曲:熊美玲

上面放的是林志炫版的<哭砂>,因為YOUTUBE的黃鶯鶯版本聲音不太清晰,高勝美… 我不喜歡。

林志炫詮釋的還蠻不錯的,可是旁邊的小胖老師好吵,而且我一直覺得他們在唱「縫」吹來的沙…. 是哪個縫怎麼會有沙? (羞) <– 整個想歪了吧你

———————————–

———————————–

關於閱讀 (二) 在這裡

Random Thoughts:書局

2009-11-02 1 則迴響

Trondheim, Norway. 來源: Wikipedia (作者Aqwis)

– 好久沒有逛中文書店了,自上次和老LE在台北偶然走進書局後,根本記不得還什麼時候逛過書店了。

– 記得在某個地方讀到,「大學畢業前走進書局看的都是Fiction,大學畢業後看的都應是non-fiction。」那我想我應該比較晚熟,我到現在還在看陽牧看朱天心,還在買Crichton (雖然他去世了) 買Stephen King (雖然他退休了),最近也讀完了像字典一樣的小說「The Swarm 」(Frank Schätzing, 2006)。

The Swarm 原文是德文,英文版本是翻譯的,書寄到的時候整個把我嚇到,跟大學時的英德字典一樣厚。昨天在書局看見了中文譯本「群」,中文譯本分成上下冊,但加起來還比英文版還要薄許多。這或許就是「中文的力量」。

– The Swarm充滿了硬邦邦的知識,至少個人來說還算容易上手。多半是因為讀的科目相近 (生物/基因),書中涉獵到的概念,是早已接觸而接受的邏輯。而且小說的其中幾個場景,我都恰巧曾走過,例如 Nanaimo的賞鯨船,Trondheim的河岸,美國東岸….

– 挪威的建築看在外人眼裡,真的會讓人懷疑他們蓋房子是準備要被水淹的。我記得在Trondheim的那個清晨,我們沿著Nidelva河繞過舊城試圖尋找一座教堂。平靜的河道兩旁幾乎低及水面的房子。如果下雨怎麼辦?如果刮風怎麼辦?如果海嘯怎麼辦?

– 雖然充滿知識性,但是故事發展稍為直線了一些些。現在回想起能讀閒書的日子,突然覺得能夠讀小說是很幸福的事情。

-但是昨天去書局,買了四本書,都是non-fiction。所以我想我老了。

– 現在在讀的書:Delivered from Distraction, Edward Hallowell, MD & John Ratey, MD, 2004,是關於ADHD的書。